• 王家大院——建筑雕刻艺术的荟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新媒体矩阵】雄安见闻 2019-05-24
  • “问题跑道”:别让标准再迟来 2019-05-24
  • 回复@大雨582:“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价值不由劳动创造?你们小学都没毕业,还能讨论什么呢? 2019-05-23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5-23
  • 震后十年·追忆与新生:关于2008年的那场地震,陕西有记忆 2019-05-22
  • 前5月新能源汽车延续高速增长态势 销量增141.6% 2019-05-21
  • 假期三天每日过万警力保市民平安 2019-05-21
  • 庆祝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系列访谈之温宪 2019-05-20
  • 而其实,正所谓资本制度是资本人格化阶级主导一样,现在的人民也不是现成可用的概念,是要经过社会革命才成立的概念。 2019-05-20
  • 从2018年全国两会看民生“新获得” 2019-05-19
  • 苏57空中姿态控制能力瞬间救场, F22隐身战机无法超越! 2019-05-18
  • 铁路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7
  • 关于开展对我市改革建言献策活动的启事 2019-05-17
  • 其实,生产力发展了,社会财富丰富了,把小萌们养起来也不是什么问题……但你们不能被养着还养出脾气来还妄图对真正的劳动者指手画脚! 2019-05-16
  • 香港六合彩马书:过于合理的事物,就会显得不合理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www.bjman.tw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m.www.bjman.tw

    .第371章过于合理的事物,就会显得不合理

    平宝满的死,终于让盛翀松了口。

    不等秦深深耍赖卖萌,盛翀便把平宝满的死亡真相,告诉了众人。

    在平宝满失踪之后,盛翀就让人去跟进。

    梦娇继承梦大力的财产没多久,平宝满的名下便马上多出巨额的财产。

    那些财产对于平宝满这个农民出身的人来说,是巨款了。

    这样奇怪的事情,马上就引起了盛翀的注意。

    他让人查了财产的来源。

    几经查询,原来是从梦大力的名下转移到他的账户上的。

    他又让人查了财产转移的时间。

    时间刚好与平宝满失踪的时间衔接上了。

    这样看来,就像平宝满得了梦大力的财产,自己消失了。

    这完全把平宝满的失踪合理化了。

    过于合理的事物,就会显得不合理。

    盛翀让管曰查平宝满最后在哪里出现。

    这时,秦深深也让管曰去查梦家养女在梦大力死后的住所。

    最终查到的结果,有些出人意料。

    平宝满最后在鬼屋出现过。

    梦家养女也在鬼屋失踪了。

    而梦娇居然也住进了鬼屋。

    于是,这鬼屋引起了盛翀的注意。

    整件事情,被简单的分成几个段落说完。

    而到最后,盛翀的话里似乎有未尽的事情要说。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而秦深深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为什么平宝满会惨死”

    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凶手是梦娇。

    但是梦娇没有动机。

    秦深深不解。

    梦大力的死亡,秦深深知道原因。

    无非是杀与被杀,先下手为强这样的理由。

    而平宝满却不一样。

    平宝满是梦娇的亲生父亲。

    甚至梦大力的死,平宝满也出了一份力。

    梦娇没有必要杀了平宝满,并且还把他折磨致死。

    这完全说不通。

    秦深深的话,引来盛翀那淡淡的一瞥。

    他没有马上说话,眸色之中有些复杂。

    他的眸色黑沉,似在后续的谈话之中,内容是十分的沉重且让人难以承受的。

    可能,眼前这个少年,很有可能会承受不了。

    他忆及一次,他见到眼前这个少年,一张小脸苍白得毫无血色。

    身躯颤抖得难以自控。

    失神到一种完全没有自觉的地步。

    她缩在角落里,在他看来,是躲在那个看似安全的角落里。

    无助的,茫然的,陷入某种似死的黑暗之中。

    当他拥抱住她的那一刻,这个少年,才有片刻的安宁。

    想到这里,他的唇抿了抿,内心有些挣扎。

    他从真正掌家以来,很少出现这种复杂的情绪。

    而每每,都因眼前这个少年。

    他抬眼看着她,看着她似有所觉的眸光。

    “梦柔宁?!?/p>

    最终,他还是把这个禁忌一般的名字,说了出来。

    在这个名字出现在这里的同时,整个客厅陷入死寂。

    只见少年的脸色,瞬间煞白。

    就连那邪佞邪恶得如小恶魔的样子,也刹那荡然无存。

    她居然开始颤抖。

    秦深深在鬼屋的时候,便已经隐隐察觉到什么。

    她只是把这种直觉,给抛诸脑后。

    觉得不可能。

    怎么可能所有事情都是有关联的。

    这不符合现实。

    她还自嘲自己复杂的心思。

    而现下,却从盛翀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深藏在她心底的一个名字。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她恍如回到了几年前,本市的大药厂里。

    那个漆黑得,透不了光的一夜。

    那个女孩,拼命的挣扎求救。

    在最后一刻那停滞的目光

    她的眸子瞬间睁大,眸中毫无光亮。

    直直的看着前方。

    她的身躯晃动,似随时会晕过去。

    “深深?!?/p>

    一个有力的手臂用力的揽住她。

    她倾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她茫然的抬眼,看到了眼前这个男人。

    盛世美颜依旧,只是神色沉重。

    秦深深:“梦柔宁”

    盛翀:“嗯?!?/p>

    应志明:“什么”

    管曰:“”

    几人分别发出不同的疑惑,都在询问同一个人同一件事。

    其实梦柔宁与梦娇俩人,除了姓氏之外,还真没有相似之处。

    根本无法让人联想到一起。

    但是,这看似毫无相关的两人,却存在着某种关联。

    这是盛翀在查平宝满和梦娇案子的时候,查到的讯息。

    在法律上,梦娇与平宝满确实是亲子关系。

    而应志明那边也有了dna的鉴定结论。

    都在证明平宝满与梦娇的亲子关系。

    这个结论,让人无从质疑。

    盛翀却质疑,并查到了其中的疑点。

    但是,他没有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来。

    秦深深的样子,很不适合听。

    也不适合知道。

    他把平宝满惨死的事情,分析了一遍。

    梦娇出生的时候,平宝满其实对她是没有任何感情的。

    而跟梦娇的母亲,更是没有丝毫的感情联系。

    他会同意梦大力收养梦娇,也是基于毫无感情。

    只是在抚养过程之中,他对梦娇产生了某种情愫。

    这种很畸形的,完全与亲情没有关系的情愫。

    这内容太过于肮脏,实在让人说不出口。

    这便是平宝满被折磨致死的真正原因。

    而这就是梦娇的动机。

    听完这些,众人陷入沉默。

    秦深深在看到平宝满的尸体的那刻,便觉得那是梦娇的某种控诉。

    现在,终是明白原因。

    想来,平宝满在梦娇幼年甚至是成年之后,肯定是做了什么非人的举动。

    导致梦娇折磨平宝满,让他死也不得安宁。

    “那与梦柔宁有什么关系”

    问题,又回到了这个禁忌一般的女孩身上。

    这次,是秦深深主动提出询问的。

    盛翀看着眼前这个有些茫然的少年。

    嘴唇几度蠕动,想说却不知怎么告诉她。

    当他查到梦娇真实身份的那刻,他心沉谷底。

    这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亲情伦理的事情了,其中涉及到的,更复杂黑暗的事情。

    这不是眼前少年该面对的事情。

    “盛翀?!?/p>

    秦深深哀求道。

    对于梦柔宁,秦深深心中是愧疚的。

    她愧疚当初没有去救那个女孩。

    哪怕在最后一刻,救出女孩那还留有余温的尸体,也是一点安慰。

    想到这里,她的眸色逐渐暗了下来。

    她低着头,企图像鹌鹑一般,把脑袋埋进盛翀的臂弯之中。

    少年的额发盖住了她的眉眼。

    只留下那紧紧的,下意识的咬着下唇的牙齿,和那微微抽动的嘴角。

    可以想见她此刻剧烈起伏的情绪。

    她的手指几乎抠进盛翀的手臂之中。

    盛翀穿着衬衫,手臂有一层薄衫覆盖。

    而秦深深的力道,居然已经把那一层薄布给抠破了。

    她毫无意识的抠着手指,指节泛白。

    今天更完了。打赏的亲,记得留言哦打赏有加更

    本章完

    ;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 王家大院——建筑雕刻艺术的荟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新媒体矩阵】雄安见闻 2019-05-24
  • “问题跑道”:别让标准再迟来 2019-05-24
  • 回复@大雨582:“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价值不由劳动创造?你们小学都没毕业,还能讨论什么呢? 2019-05-23
  • 权威发布|2018年5月阜阳、宣城驾校合格率通报 2019-05-23
  • 震后十年·追忆与新生:关于2008年的那场地震,陕西有记忆 2019-05-22
  • 前5月新能源汽车延续高速增长态势 销量增141.6% 2019-05-21
  • 假期三天每日过万警力保市民平安 2019-05-21
  • 庆祝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系列访谈之温宪 2019-05-20
  • 而其实,正所谓资本制度是资本人格化阶级主导一样,现在的人民也不是现成可用的概念,是要经过社会革命才成立的概念。 2019-05-20
  • 从2018年全国两会看民生“新获得” 2019-05-19
  • 苏57空中姿态控制能力瞬间救场, F22隐身战机无法超越! 2019-05-18
  • 铁路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7
  • 关于开展对我市改革建言献策活动的启事 2019-05-17
  • 其实,生产力发展了,社会财富丰富了,把小萌们养起来也不是什么问题……但你们不能被养着还养出脾气来还妄图对真正的劳动者指手画脚! 2019-05-16